第十三章

基督耶稣 — 从死里荣耀复活的救主

对伊斯兰来说,根本没有所谓耶稣基督从死里荣耀复活,因为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只是个错觉;被钉在十字架的是阿拉所预备的一个替身,而真正的耶稣已经活活被提到天上了!古兰经4:157-158,“又因为他们说:‘我们确已杀死麦尔彦之子麦西哈‧尔撒,真主的使者。’ 他们没有杀死他,也没有把他钉死在十字架上,但他们不明白这件事的真相。为尔撒而争论的人,对于他的被杀害,确是在迷惑之中。他们对于这件事,毫无认识,不过根据猜想罢了。他们没能确实地杀死他。158不然,真主已把他擢升到自己那里。真主是万能的,是至睿的。”

但对基督宗教,主耶稣确实为罪人“代罚替死”,埋葬了,三天后从死人中荣耀复活彰显神圣大能,身体变成超凡不朽,四十日之后升天,将来还要从天荣耀降临。基督徒所服侍的不是死的教主,而是从死人中复活的救主;这是整个福音的基石。古代使徒们乃是凭着主的复活而向世人作出“传召”(kerygma),呼吁世人当悔改、信主(参 徒2:24,3:15,4:33,5:30,10:39-43,13:29-33,17:31等)。本章乃针对耶稣基督从死里荣耀复活的论述。

使徒们几乎每次讲道都提到复活事迹。主若没有复活,凭什么说祂是上帝所立的救主与君王?凭什么说祂是为罪人死而不是因自己的罪亡?主若没有复活,又凭什么宣告祂已登位坐在上帝右边,还要再来审判活人死人?基督徒又如何确信有复活、有永生?复活使赎罪、永生、国度成为真实与可能,也把这些真理连串起来,像串连珍珠的金链。缺了它一切将变成空谈,信仰变成黑暗中的跳跃,而不是光明中的旅程。若基督没有复活而基督徒却如此宣传,那是骗人的“祸音”?

圣经中有关主耶稣复活的记载,请参阅马太福音第28章、马可福音第16章、路加福音第24章、约翰福音第20~21章等经文。

(一)对耶稣复活的传述,要不是疯的、骗的,就是真的

若有人在大庭广众之处宣告:“孙中山先生复活了,他的身体从死人中复活过来;我曾亲眼见到他,X先生、Y先生、Z先生都见到他。不是他的魂魄出现,而是他的身体从死人中复活过来。” 这样的话不是疯的,就是骗的,不然就是真的。当然孙中山先生没有复活,也没有人编造这类故事。同样也没有人说孔子、释迦牟尼、穆罕默德、甘地或其他教主或伟人从死人中复活。

这样的话不能随便讲的。然而二千年来,古今中外千千万万人相信并宣告耶稣基督从死人中复活,并且整个基督宗教就建立在这样的一个基础之上。能坦然地说,传讲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的道理,不是疯的就是骗的,不然就是真的,没有别的解释;因为没有正常人会以这样的道理去装疯作假。

主耶稣的复活并非像有时可在报章上读到的报导,说某某地方有某某人,被人当作死了,甚至置入了棺木,后来却活过来!这些“复活”的“死人”,他们乃是死不去“还魂”多活了些年日,过后迟早还是会死亡、腐朽。主耶稣复活的性质却是全然不同,不是指“还魂”或祂的精神不朽、灵魂不灭,而是说祂已死并且已埋葬的躯体活了过来,变成不朽与尊荣的灵体,类似毛虫蜕变成为了蝴蝶!

主耶稣从死人中复活是历史的事实。历史事实必须以历史方法论加以考证。它不像数学,可凭纯理性分析、推理;也不像化学,可在化验室试验、分析、印证。尝试以纯理性或科学试验考究主的复活,是摸错了门路。历史考证当以人证、物证及相关事件所产生的后果与影响为凭据。这是考究史实的“科学”方法。主耶稣从死里复活,的确有足够的人证、物证及事后果效加以印证。

(二)历史的考证:人证

探讨主耶稣复活的故事,人们要问的第一个问题是:怎么知道?有谁看见?可靠不可靠?基督当代的路加医生也是个严谨的史学家(他是路加福音和使徒行传的作者;参 路1:1-4;徒1:1-2);他在使徒行传第一章第3节说,“他受害之后,用许多的凭据将自己活活的显给使徒看,四十天之久向他们显现,讲说上帝国的事。” 可见主耶稣复活的事有许多的人证。

(1)耶稣复活升天之前曾向至少五百多人显现

保罗提起主复活后的显现说:“我当日所领受又传给你们的,第一,就是基督照圣经所说,为我们的罪死了,而且埋葬了,又照圣经所说,第三天复活了,并且显给矶法看,然后显给十二使徒看,后来一时显给五百多弟兄看,其中一大半到如今还在,却也有已经睡了的。”(林前15:3-6)

这里提到五百位以上的目击证人,并且在保罗写哥林多前书时,“其中一大半到如今还在”;意思说若有所质疑可找那些还活着者查询。十二使徒是这五百多个见证人中的核心人物。关键问题是这些人的见证是否可靠。若客观地加以剖析、考量,必可确定他们的见证是可靠的,理由如下:

  1. 从门徒的背景与能力看:主耶稣的使徒和众门徒是一群卑微平凡人士,未曾受过什么高等教育,也没有什么特殊才干能力,更没有理由去捏造一个这么惊天动地、影响古今中外人类历史的骗局。主若不是真的复活了,当代社会必然很容易地把他们的谎言拆穿,让他们自取其辱败亡。

  2. 从见证人的众多数目看:至少五百多人曾见过复活的主,若不是主真的复活了,这么多人是不可能毫无冲突地同谋串骗。若说所看见的不过是个幻觉,但五百多人不可能在各别不同的情况之下产生同样幻觉。复活的主与门徒相处四十日后才升天,不是四分钟或四个小时。经上说主耶稣受害后的四十天当中,曾向门徒多次显现,与他们团契并教导他们,用不同的方式证明自己是活的(参 徒1:3)。因此门徒们所见的是真实的耶稣,不可能是幻象。

  3. 从门徒的动机与遭遇看:主的门徒传扬耶稣基督复活的福音,非为名非为利,反而引发多人的敌对,他们也因而遭受逼迫苦害。他们没有社会背景,没有任何靠山可供作假;就是连复活的主四十日后也升天离开了他们。若非主真的是复活了,他们何苦梯山航海、赴汤蹈火到处传扬主复活的福音。

  4. 从见证人的高尚品德与壮烈牺牲看:使徒们的高尚品德与为福音的壮烈牺牲,不得不令人感受到他们的见证,确是亲身所见所经历的,是值得付出一切代价加以传扬的真理。否则他们不可能捏造一个这样难于令人置信的道理,然后卖命的加以广传以害人害己。

  5. 从见证人生命的大翻转与震撼性的成果看:基督的复活把见证人的整个生命翻转了 —— 由消极软弱变积极刚强、由平凡变不凡,人格彰显真善美圣,说话行事充满能力,震撼了当年社会,也改变了以后世代。从一棵树所结的果子,就可认出那棵树的好坏来(参 太7:15-20)。这一切都印证了基督复活信仰的真实性。

(2)保罗归信基督震撼性的见证

保罗〔原名扫罗〕本是当代犹太教的中坚精英、名法学与经学家,认为基督门徒传讲耶稣从死里复活是迷信、妖言惑众。他绝不能接纳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罪犯”,竟然会是上帝所设立的弥赛亚救世主。同时当代保守犹太教相信死人复活,但那是在“末日”,而耶稣的复活却是在当下。因此捍卫传统的保罗不能接受死而复活的弥赛亚,进而逼迫且定意要铲除基督信仰(参 徒8:1-3,9:1-2)。

保罗在追捕杀害基督徒的途中,突然间被复活的主耶稣从天光照,以至于彻底地悔改信主,并成为当代向异邦广传福音的最大使徒!在使徒行传9:3-20和26:4-23节,他亲口叙述了自己得救的见证。他对福音运动与人类文明的贡献世代长存。这样一个震撼性的见证,是客观的历史学家所不得不认真考量的。蒙光照后的保罗从旧约看到代苦替难的义仆基督,并且祂乃是末日复活“初熟的果子”与凭据,给人类对永生的盼望有确实的把握(参 林前15:20)。

(3)公元第一世纪之著名犹太史学家约瑟夫的见证

约瑟夫(Flavius Josephus)是公元第一世纪之著名犹太史学家。他在其《犹太古史》(Antiquities of the Jews)第18卷第3章第3段论到基督说:

“约在当时有一位智者,如果可以这样称呼他,因为他行了许多奇事,也作那些乐于接受真理者的导师。他吸引许多犹太人,还有许多外邦人跟随他;他是基督。当彼拉多在我们当中领袖的怂恿下,把他定罪钉死在十字架,那些起初就爱他的人不离弃他,因为他在三天后向他们显现,正如圣先知们曾预言说这些事要发生。此外,还有其他相关数不尽的奇事。称为基督徒的那一群人,直到如今仍然未消失。”[]

这段话第四世纪的教会历史家尤西比乌曾经引用,同时代的大学者耶柔米也曾提述。在现存的《犹太古史》古抄本中都保存着这段记录,绝非基督教会凭空捏造。这是一位颇受尊重的非基督教历史学家的见证,有需认真正面的加以看待。

(三)历史的考证:物证

(1)圣经记载的证据

四福音都记载了有关基督复活的事迹。两千年来没有人能推翻圣经记载之真实性。或有人说,卖花赞花香,圣经是基督教经典,当然记载关于复活的事以博宣传。我们可反问为何其他宗教的经典不也如法泡制?最自然最简单的解释,乃是主耶稣真的是从死里复活了,而其他教主并非如此,因此他们就算硬着要这么写却毫无凭据啊!基督信仰方面,既然事情确是如此展现,唯有忠实地加以记载见证。

(2)空坟墓的证据

主耶稣从死里复活,留下空的坟墓。每年都有好多不同源流与宗派的基督宗教徒,到以色列的耶路撒冷朝圣,拜访基督的空坟墓以记念主。主若未曾复活,怎么祂的坟墓是空的呢?按马太福音28:11-15,当祭司长等获悉坟墓已成空,乃用钱收买兵丁撒谎说是门徒在夜间偷了耶稣的尸体,这乃变相承认坟墓的确已成空。

有人说,主的尸体是被仇敌挪开了。若是如此,当使徒们传扬耶稣复活,仇敌大可把主的尸体摆出来,这样谎言便不攻自破了。若说是主的门徒偷了尸体后妖言惑众,但在人证中已谈过,没有人会捏造这么天大谎言以陷害自己的。使徒们绝不是这类骗徒;谎言或可蒙骗一时,但不能蒙骗至永世。

又有人说,基督没有真正死去,在阴凉的坟墓中垂死的主苏醒过来,推开大石逃命到别处去了。但这完全违反圣经的记载,也毫无根据,更不合情理,因为坟墓洞口有兵丁把守,又有大石封闭。主若在十字架上未死,在长长的裹尸布与厚厚的香膏重重包扎下也必断命无疑(参 太27:62-66;约19:38-40)!有关基督确实死于十字架上的医学剖析,可参本文注脚的参考资料。[]

然而现今在耶路撒冷却有两个与主耶稣相关的空坟墓:其一是圣墓堂(Church of the Holy Sepulchre),由天主教及东正教主管;另一处是基督教的花园塚(Garden Tomb)。这两个空坟墓的存在说明在地点问题上不同教会群体持有不同意见,但这在相关真理上并无矛盾,因为这两个坟墓都是空的。空坟墓是关乎主耶稣复活的有力物证。

2007年美国电视《探索频道》(Discovery Channel)播映一部“失落的耶稣家庭墓穴”(“The Jesus Family Tomb ”)纪录片,其导播为James Cameron。主题提述于1980年3月在耶路撒冷塔尔皮奥特(Talpiot)的一个建筑地盘,无意中发掘到一个据说属于耶稣和祂家人的墓穴,里头蔵有包括约瑟的儿子耶稣、耶稣的老婆抹大拉的马利亚、儿子犹大、弟弟马太等的几个石棺(ossuary)。

整个记录片的构思乃建立在两大假设,即耶稣娶了抹大拉的马利亚并生儿养女,以及耶稣死后门徒偷了耶稣的尸体,过后再把它放置在这家庭坟墓,进而捏造耶稣复活的谎言惑众!但这两大假设不单是毫无实据,并且是违背经典与历史,也全然违反事件的理性与逻辑因素,就凭着据说刻有“耶稣 —  约瑟之儿子”的石棺而大作文章,更据说石棺上的名字乃模糊潦草。该纪录片显然是虚谎的编造伎俩,加上魔鬼的动作以混淆视听、颠覆上帝之道的恶作剧。[]

有人认为意大利的“杜林裹尸布”(Shroud of Turin)可作为支持基督复活的另一物证,但该裹尸布是完整的一块,并在其上端显露有死人的头与脸部的印迹;这与约翰福音20:6-7节之描述不符。按约翰所记载,裹头巾是另外的一块布,跟裹身体的那件分开;同时杜林裹尸布年代也具有争议性,因此不把它列为物证。

(四)历史的考证:复活所产生的果效

(1)神迹竒事的凭据

使徒们奉复活主的名行了许多神迹奇事〔参阅使徒行传中的诸多记录〕。这方面的证据在使徒当代都是很客观、公开、真实且具十分震撼性的。彼得奉主的名医治了美门的瘸子,对审讯的官长说,“......站在你们面前的这人得痊愈,是因你们所釘十字架、上帝使他从死里复活的拿撒勒人耶稣的名。” 所有神迹奇事都是奉复活主的名成就的,震撼了当代社会。

(2)福音信息的凭据

基督门徒开口闭口都传福音;福音就是“好消息”。到底是什么好消息?主耶稣为世人的罪死了,第三日荣耀复活了;祂不是死的教主,乃是从死里荣耀复活的救主。祂要赐给悔改信靠祂的人赦罪之恩、圣灵与永生,并天国的福分。其他宗教或有堂皇的信条教规、深奥的哲学玄思,却都没有复活主的好消息。两千年来不住地在普天下世代传承的福音信息,是主从死里复活最有力的见证。

(3)主日聚会的凭据

一般上基督徒在每周星期日聚会敬拜记念主。为什么星期日成为“礼拜日”呢?基督徒也称之为“主日”,因为当年主复活后多次在礼拜日之清晨或晚上向门徒显现相聚。为此一千九百多年来星期日成为信徒敬拜记念主的日子。基督门徒在星期日的敬拜聚会是基督复活的另一个凭据。

(4)复活节之凭据

在世界各大宗教中,唯有基督宗教庆祝复活节。为何其他宗教没有复活节,而单单基督宗教有复活节?这是因为主耶稣不是死的教主,而是从死里荣耀复活的救主;因此每年所举行的受难节与复活节,都在为复活的主作见证。古代西亚与欧洲曾流行庆祝所谓春神或太阳神等死而复活的祭会,但它们纯属农耕社会季节性的神话故事,毫无史实凭据,绝不能与基督历史性死而复活的见证相提并论。

(5)普世基督教会的凭据

古今中外的基督教会都是建立在复活的主耶稣身上。单靠当年主耶稣所留下的那些门徒不足成事,不会产生今日所见的普世基督教会。门徒们都很软弱平凡。当主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除了约翰,其他都躲藏逃命。头目惨死,门生四散,且问还有什么希望?若主耶稣没有复活便无福音可传,也无圣灵的降临与能力,哪里来的基督教会?何况基督门徒从起初便遭受严峻的逼迫,且持续两百多年!因此普世性的基督教会与福音运动是复活主的有力见证。

(6)教会圣礼之凭据

基督教会的两大圣礼都与基督的复活有关。在圣餐礼基督信徒回顾十字架的救赎,也瞻望主耶稣的再来 — “是表明主的死,直等到祂来”。“直等到祂来”的信念涵盖复活真理,因为主若没有复活怎能再来(参 林前11:23-26)?主耶稣也承诺将来在上帝的国里,要再次与门徒聚餐干杯(参 太26:29)。

洗礼跟复活也有密切的关系。它表明一个人相信耶稣基督为他死、埋葬与复活;同时他也愿意与主同死,同埋葬,同复活。意思是说要把过去的“旧人”当作是已经死了,此后活着的是个新人。历代以来每一次的洗礼,都在提醒人们耶稣是死而复活的救赎主(参 罗6:3-5)。

(五)复活的凭据:主观的经历与反证

主耶稣复活的真理,除了上述历史性的客观人证、物证与事后的果效、影响,还可提述个人层面的信仰经历加以印证如下:

(1)生命得改变的印证

众门徒在主耶稣受难后惧怕躲避,过后却大发热心,满有能力的到处广传福音。古今中外千千万万人也因信主而生命得到更新与改变:犯罪的成为圣洁,软弱的变成刚强,自私的乐意施舍,活出真、善、美、圣的人生。改变门徒的不是什么教条或理论,乃是复活的主,祂也活在他们心里。许多信徒也可见证复活的主怎样垂听他们的祷告。

(2)圣灵内住的印证

圣经说:“圣灵与我们的心同证我们是上帝的儿女。”(罗8:16)圣灵也与我们共同证实主耶稣复活的真理:“我们为这事作见证,上帝赐给顺从之人的圣灵也为这事作见证。”(徒5:32)其实藉着圣灵,复活的基督也就住在信徒心里(参 弗3:17)。因此信徒深信基督的复活是神活泼的道,而非神话故事。

(3)复活的主耶稣向某些人特殊显现的见证

基督复活升天之后向人特殊显现的个例不多,因为正如祂对多马说过,“你因看见了我才信;那没有看见就信的有福了”(约20:29)。在使徒行传7:56-57节司提反殉道时刻见到天上的主;徒9:3-5节有主耶稣向保罗特殊的彰显;写启示录的约翰也多次在异象中看见荣耀的主(参 启1:12节等经文)。一般信徒未曾用肉眼见过祂,然而“......却是爱他;如今虽不得看见,却因信他就有说不出来、满有荣光的大喜乐。”(彼前1:8)然而在教会历史仍有些复活主特殊显现的见证,如:

a. 印度圣徒孙大信(Sadhu Sundar Singh)

孙大信是印度的锡克族人。他本来极其敌对基督教。1904年15岁时,他于12月16日反感撕毁圣经,17日因觉人生虚空而企图自杀,18日之清晨约四时半却突然变成基督徒,原因是主耶稣在他出去自杀前特别向他显现。他的房内充满白光,主耶稣质问他为何要逼迫基督,并告诉他基督现在来了是为要拯救他。

从此孙大信不单信主且献上生命各处传道。他说他信耶稣不是因着信条、教义或哲学,乃因复活之耶稣。有人说他是在梦中或异象中看见主;他说是真的耶稣,是用肉眼看见的,不是用灵的眼睛。他说那也不会是幻象,不然他不会在那一刹那间变成基督徒,并且心里充满平安、喜乐,从此甘心为主受许多苦。相信他最后是在冰天雪地的西藏布道之旅为主殉道。[]

b. 中国大奋兴家宋尚节(John Sung)

中国名奋兴家宋尚节也曾有类似之经历。宋尚节的父亲是一位穷传道。父亲希望他到海外留学,回国后作大学教授。在父亲的资助下,宋尚节来到美国读化学博士,并以优异的成绩毕业。毕业后他原本按计划回国走世俗通达之路,出人头地。但在此期间,宋尚节被主得着,并且主给了他一个异象,让他看见无数的灵魂正在死亡线上挣扎。于是他决定回应主的呼召,准备去念神学作传道人。

1927年他放弃了化学博士学位给他带来的“锦绣前程”,在美国新神学派的协和(Union)神学院修读。一个学期后,因受新派神学冲击,信仰濒临破产,使他痛苦万分。当他感到灰心绝望,主奇妙地在他室内向他显现,使他的灵命得到振兴,再次地把自己的生命全然摆上。

宋博士见证说:“1927年2月10日晚上,我迫切流淚的祷告,夜里十点开始,一幕幕的罪剧开映,甚至隐而未显的罪也清楚地出现……我谦卑地跪在十字架下,求主用宝血洗净我一切的不义。‘孩子,你的罪赦了。’ 我亲眼看见主耶稣,脸上发光,手有钉痕的对我说:‘你要改名为约翰……’”

从那个时刻开始,宋尚节大得圣灵充满,火热地为主作见证,反而被神学院院长当着是精神病患者而把他关进疯人院!在疯人院,一开始他备受煎熬,但神却引导他,让他通读圣经,并在圣经里找到了内心的平安。就这样,他在疯人院里潜心读圣经达六个月之久,使得他在圣经真理上有了根基。通读了六个月的圣经之后,他就被疯人院释放了出来。接着他回到中国,在国内和东南亚各地开奋兴会布道,带领无数人归主,神迹奇事也常常伴随着他。他振兴了许多教会,最后于1944年43岁鞠躬尽瘁带着重疾安息主怀。[]

c. 马来西亚牧师萧东尼牧师(Tony Seow)

萧东尼是个马来西亚沙巴州的律师,后成为牧师与圣经研究学者。他分享主耶稣向他显现的见证如下:

当年东尼刚到纽西兰基督城(Christchurch)修读法律。他回忆说:“1982年4月23日,时间约晚上十一点多,当我在自己室内做功课,深觉得有人在房间里,于是我跪下并开始哭泣。我看到基督的形像〔人样,从面部到肩膀半身〕,并深切知道那位是主耶稣。祂对我说:‘我活着。’ 又说:‘我已经为你的罪死。’ 这些话我听得很清楚,于是放声大哭。”

“我深感有罪,觉得自己不配、不洁。但听了主的话,转化为喜乐的眼泪。上帝超凡的爱大大地充满我、洁净我、激励我,约有一个钟头。一两个钟头后我便睡着了......清晨四时我醒了过来;从来没有睡得那么甘甜过。我得到了重生与更新,深觉有主耶稣在身边。我开始唱歌、祷告。身为天主教徒,我从小上教堂,却从来没有那么样的唱诗祷告过。接着的两个月,每天早上四时我便睡醒,连续四个钟头的祷告与颂赞......我感到主极其亲近,也听到祂的话语。”

东尼与复活的主相遇时才17岁。他说那时他并不关心信仰与灵性;他的学业成绩卓越,满心期盼的是如何成为一位年轻、成功、出名的大律师。因此有关经历可说是来得太突然。当时是他刚到纽西兰基督城的第55天,在当地的坎特伯雷(Canterbury)大学念法律系一年级。与主耶稣相遇后,东尼热心服务教会。法律系毕业后他做了几年律师,过后放下法律专业全职服侍主;接着再回到纽西兰完成新约研究哲学博士课程。他说,“我全职的服侍是因为上帝已呼召我宣告耶稣基督是复活主:祂活着!”

按宣教研究学者大卫‧葛瑞森(David Garrison) 在其著作《灵风飙起》(A Wind in the House of Islam)的叙述,近三十年来在伊斯兰世界有越来越多穆斯林归信基督。他从2011年开始用了三年时间到世界各地搜集成千上万归信者的数据,且亲自访问了其中千多人,发觉归信者常会提到耶稣基督在异象或异梦中向他们显现的故事。[]

美国福音联谊会〔简称TGC〕曾刊登一篇由达伦‧卡尔森(Darren Carlson)所撰写的文章“当穆斯林梦见耶稣时”(When Muslims Dream of Jesus),引述宣教前线机构(Mission Frontiers)发表的一个报告:据说在600位归信者中有四分之一曾经历异象或异梦,其中好些是看见基督。另者,资深伊斯兰研究学者达利‧伍贝里(Dudley Woodberry)与同工曾针对750位归信者的信主因素进行分析(2007),同样显示异象异梦的影响。Tom Doyle 也收集了一些相关资料。[]

(4)仇敌无计可施的反证

使徒当代的敌对者不能提出任何具体凭据以反驳或推翻使徒们的见证。犹太教祭司长和长老们只能捏造谎言,说是门徒偷了耶稣的身体(参 太28:11-15)。但在公会审讯时他们却未曾以此罪名控告使徒,只能以威吓迫害手段试图禁止他们传道。若有具体反证,为何不提出来加以驳斥?(参 徒4:17-22,5:27-32)

尤其当使徒们奉复活主圣名行了显著神迹,给当地社会带来极大震撼,敌对者更是哑口无言。其实两千年来从未出现任何足以推翻基督复活的凭据。基督耶稣荣耀复活的根源,乃是来自圣父的计划与命定(弗1:20-23)、圣子自有的权柄(约10:18),以及圣灵的大能(罗1: 4);是三位一体真神的共同作为。

针对本章主题的探索,笔者慎重推介一本“必读”(must-read)卫道著作,即L. 史特博(Lee Strobel)的《重审耶稣》〔英语原著The Case for Christ〕,特别是其第三部分论述“研究基督的复活”的11~14章。此书涵盖著者与美国十三位权威专家学者的访谈,印证四福音乃真实记录并提述基督受死及复活的确凿凭据。著者从耶鲁法学院硕士毕业,是屡获新闻奖的资深记者和大学教授。

此书的第11章乃从医学角度确定耶稣在十字架上极其残酷的“死透透”状况〔访谈学者乃具医学和工程学双科博士/教授(MD, PhD)的Alexander Matherell〕,是给质疑耶稣是否真正被钉至死〔或只是昏厥(swoon)〕的穆斯林之精准医学答案。另一医学博士William D. Edwards在1986发表于《美国医学会杂志》(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的一篇文章也作出同样结论。

第12章乃是针对基督”消失的尸体/空坟墓”的质疑与回应〔访谈学者乃是哲学和神学双科博士/教授(PhD, D.Th.)的William Lane Cragg〕。W.L. Cragg也曾在John Ankerberg Show访谈视频分享所有新约研究学者〔包括非基督教徒〕针对基督复活之四大议题的认同,即:a. 耶稣的尸体得到恰当的安葬;b. 是妇女们最先发觉耶稣的坟墓空了;c. 不同的个人与群体与复活的基督相遇的经历;d. 使徒们的确信与生命的大转化。从圣经记载、理性与逻辑推理各角度看,这几个要点都是满有分量的实据。

第13章乃处理针对耶稣复活后“向门徒的显现“课题之质疑与回应〔访谈学者Gary Habermas同样是双科博士/教授(PhD, D.D.),也是知名雄辩学者〕。他确定基督复活与显现的一段关键性经文是哥林多前书15:3-4所呈现的是使徒时期“信条”。第三节的“领受”和“传给”字眼显示其“信条”性质。哈柏玛斯共指出那个信条的五个特征。[]

保罗乃是于公元54-57年间著作哥林多前书。他于公元51的海外宣教之旅来到哥林多城布道时,已把这信条传递给哥林多信徒。主耶稣的死与复活乃发生于约公元31年;意思说在短短的约二十年内这个信条已具体地在传承,由耶路撒冷传至外邦。好些知名学者认为这“信仰/信条”的形成可追溯至公元32-38年间,而保罗信主后乃是在在大马士革或耶路撒冷从使徒们领受了且加以传承。

按林前15:8,保罗宣称他自己也是个活泼的信仰见证人。在拥有那么多第一代尚健在的见证人,以及那么短促的期限之处境下,不可能就产生福音信仰的异质化或 “传奇化/神话化”(mythologized),如一些怀疑派学者所揣测的。保罗在林前15:11宣称他与其他使徒乃都是传递同一个福音信息:“不拘是我,是众使徒,我们如此传,你们也如此信了。” 这经文是给穆斯林批判者的当头一棒,因为他们无理地控诉保罗改变了原始的纯真福音![]

第14章是针对基督复活“处境凭据”(circumstancial evidences)的质疑与回应〔访谈者为对科学、历史与哲学都深有研究的J. P. Morelan博士/教授〕。笔者保证若穆斯林朋友开明、理性地阅读这些文章,将消除一切针对基督之死与复活的质疑。基督门徒自己有需研读,也可考虑邀请开明穆斯林朋友一起研究交流。[]

(六)主耶稣的复活与人类的关系

(1)主耶稣从死里复活,给人类赎罪的把握

复活证明主耶稣真的是为世人的罪而死,而不是为自己的什么罪。若主曾经犯罪,祂就不能复活,并且还要面对审判,因为那乃是罪的工价。复活证明基督未曾犯罪,反而正如圣经所记,祂的死是为救赎世人脱离罪孽。

(2)主耶稣从死里复活,给信徒获得真正丰盛生命的把握

复活的主藉着圣灵内住在信徒心里,使人得重生而获得那真正丰盛的生命。所谓的丰盛不是指丰厚的物质享受,而是因为有圣灵与基督内住在心里,而能够活出充满信心、盼望与爱的人生,心里常有平安、满足与喜乐。

获得丰盛的生命并不等于活在世上无忧无虑,而是说因主活着信徒无论碰到怎样的问题,都可随时来到祂的施恩座前求得恩助:“14我们既有一位已经升入高天尊荣的大祭司,就是上帝的儿子耶稣,便当持定所承认的道。15因我们的大祭司并非不能体恤我们的软弱,他也曾凡事受过试探,与我们一样,只是他没有犯罪。16所以我们只管坦然无惧地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为要得怜恤,蒙恩惠,作随时的帮助。”(来4:14-16)“凡靠他进到上帝面前的人,他都能拯救到底,因为他是长远活着,替他们祈求。”(来7:25)

(3)主耶稣从死里复活,给信徒有复活与永生的把握

主耶稣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约11:25)约14:2-3,“2在我父的家里,有许多住处。若是没有,我就早已告诉你们了。我去原是为你们预备地方去。3我若去为你们预备了地方,就必再来接你们到我那里去,我在哪里,叫你们也在哪里。” 因主的应许和祂荣耀的复活,信徒对复活与永生有绝对把握。

“16因为主必须亲自从天降临,有呼叫的声音和天使长的声音,又有上帝的号吹响;那在基督里死了的人必先复活。17以后我们这活着还存留的人,必和他们一同被提到云里,在空中与主相遇。这样,我们就要和主永远同在。”(帖前4:16-17)但一般穆斯林对永生就没有明确的把握,唯祈盼有好幸运的 “前定”、其先知在末日的代求与真主阿拉的恩宠。

(4)基督从死里复活,是一个更美世界必然来临的把握

因基督已荣耀复活,祂必然按所应许的再来,复兴万物。“天必留他,等到万物复兴的时候,就是上帝从创世以来,藉圣先知的口所说的。”(徒3:21)在马太福音19:28节,主耶稣也讲到一个“复兴的时候”,届时祂要作王,门徒们将与祂同作王(彼后3:10;启5:9-10;5:21-22)。

伊斯兰就没有这样一个新天新地的憧憬。穆斯林所祈盼的是在七层天上的乐园;它的确是个“花天酒地”的天园(janna/firdaus),因那儿的树荫下与万花丛中有无数的迷人仙女为偶,以及长喝不醉的酒河;同时有美童男的服侍。圣经否定这样的一个天园。福音预告这败坏世界在末日的毁灭,它也同时宣告随着从死里荣耀复活的基督降临,启示录第21~22章中那更美之新天新地与新圣城将实现。

(5)主耶稣从死里复活,是真理至终必然得胜的把握

当上帝完美的圣子被处死在十字架上,突然天昏地暗;似乎整个宇宙都陷入了极大的黑暗!连上帝的圣子、全人类中独一完美的主也这样被杀,那人类还有什么希望?世界还有什么前途?谈真理还有什么用处?似乎是魔权当道,罪恶作王!但感谢上帝,主耶稣复活了,显明上帝仍然掌权,至终真理还是得胜。

因上帝仍然掌权,光明战胜了黑暗,人类仍有前途,世界仍有希望。虽然今日世界似乎魔权嚣张,但至终必是真理得胜、正义得胜。主耶稣从死里复活,给人类这达观把握。因此信徒可凭着信、望与爱,为真理、公义“争战”到底,因基督已经得胜!但基督门徒的“争战”绝非凭血气刀剑,乃靠圣灵与上帝的道。

(6)主耶稣从死里复活,是主里的劳苦绝不徒然的把握

全章论述复活的哥林多前书第15章可称之为“复活之章”。来到本章最后一节,保罗宣告说因着基督复活,信徒在主里一切的劳苦与牺牲,都被主所记念也必得着奖赏,绝不归于徒然。“所以我亲爱的弟兄们,你们务要坚固,不可摇动,常常竭力多作主工,因为知道你们的劳苦,在主里面不是徒然的。”(林前15:58)

(7)主耶稣从死里复活,是基督信仰的终极性把握

基督教相信主耶稣是上帝独特的儿子、人类独一救主,是因着主荣耀的复活(参 徒4:10-12)。基督教讲赦罪、救赎、重生、服侍、复活、永生、新天新地、真理得胜、上帝掌权、舍己牺牲等真理,这一切都直接的跟复活的信仰相关连。因此否定复活就是否定了整个基督教信仰,包括否定了救赎之恩。

对基督门徒而言,基督的复活不只是精神的寄托那么简单〔当然它是极大的精神与心灵寄托!〕,更关键性的是它是整个基督徒信仰与生命那真实且永恒的把握。对于任何一个相信的人,它肯定带来得救的把握:“你若口里承认耶稣为主,心里信上帝叫他从死里复活,就必得救。”(罗10:9)“......我也受这些苦难,然而我不以为耻。因为知道我所信的是谁,也深信他能保全我所交付他的,直到那日。”(提后1:12)麦道卫(J. McDowell)在其巨著《铁证待判》汉译本第10章从各方面提呈了基督复活无可反驳的铁证与影响。[]

补充:伊斯兰中“尔撒‧麦西哈/马赫迪”的结局

古兰经既否定“尔撒‧麦西哈/耶稣基督”被钉十字架,宣称祂乃是活活被提升天,那过后又怎样呢?按古兰经,尔撒/耶稣将成为复活日/审判日的一个迹象/兆头(古43:61);意思说当尔撒出现复活/审判日就快到了。许多逊尼派穆斯林相信尔撒将以“马赫迪”(al-Mahdi,意思是“蒙正导者 • Rightly Guided One”)的姿态从天降临,扮演伊斯兰版本末日“弥赛亚”(al-Masih,即“麦西哈”)的角色。

但也有逊尼派教徒认为尔撒不是那位“马赫迪”,然而祂会跟“马赫迪”一起来。什叶派则扬言“马赫迪”乃是他们教派历史中的一大教长(Imam)— 有说是第七任,也有说是第十二任的那一位,但目前仍是自我隐藏等待末日才现身;然而他们也认为耶稣将与马赫迪一起降临。当晓得古兰经根本就没有什么“马赫迪”的记录,它全然是出自引用先知穆氏言行的“传述”,收集在穆氏死了两百多年后才编辑的圣训集(Hadis),其中最权威性的有《布哈里圣训集》和《穆斯林圣训集》。

按照伊斯兰的传言,当“马赫迪” 〔有说这“马赫迪”即是耶稣,也有说他带领耶稣一同来临〕从天而降,据说他将脚踏在大马士革大清真寺的宣礼塔降下,将消灭将在末日冒现并大大逼害穆斯林的假弥赛亚“旦扎里”(ad-Dajjal);有说这“旦扎里”是犹太人的一个独眼王。同时他会摧毁世上所有误导基督宗教徒的十字架〔指基督教堂〕,毁灭所有污秽猪只,并要引领所有误入歧途的基督宗教徒归信伊斯兰。

接着马赫迪将作王,有说5年、7年、19年,或40甚至45年者。作王期间他将结婚生子,最后将会死去且被埋葬在麦地那穆罕默德的陵墓旁。按穆斯林,古兰经中那些讲到“尔撒”之死的经文当会在末日才实现,因“尔撒”并未被钉死于两千多年前的十字架!按伊斯兰,紧随着马赫迪的死与埋藏,末日天使将吹号掀开末日大审判的序幕。[]

从基督福音信仰角度看,伊斯兰有关末日“尔撒/耶稣/马赫迪”的诸多传言乃是乱七八糟、不知所云。那绝对不是天国福音的耶稣,反而是对真正耶稣基督极大的亵渎冒犯—— “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说些什么!” 这一切都因伊斯兰先知穆氏所使然。他传讲了不明不白的古4:156-158和一些相互矛盾的经文,导致穆斯林不得不捏造更多不明不白的传言加以合理化,结果越讲越离谱!祈盼所有穆斯林步上归信为罪人代罚替死,并于第三日从死里荣耀复活的耶稣基督正路。阿们!


Visitors:
Copyright 2002-2011 @ www.ysljd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forms of copying other than for private use should get written permission from the copyright owner
版权所有,除作私人用途外,转载需得到作者的书面许可。